张莹嫇大家是害怕东方鬼还是西方鬼?-云柯文化

张莹嫇大家是害怕东方鬼还是西方鬼?-云柯文化

张莹嫇
传统主流的东方鬼(中、日、韩、东南亚)一般没有实体,注重摧残被害人的意志,总是从侧面环境、心理暗示来打击对手,口号:吓死你。
传统主流的西方鬼(欧美)一般是由可触碰物质构成,注重摧毁被害人的肉体,他们一般直接出现,然后用手撕,用牙咬,用刀砍,不把对手撕成碎片不罢休,口号:撕烂你。
东方人认为人死后必然会诞生鬼魂,是转往轮回的必要因素。
东方的鬼多是女性,或者是小孩,飘,虚无缥缈,西方的鬼男的多,喜欢爬,面貌狰狞;奇怪的是伽椰子是爬的
西方人认为鬼魂是人心中有委屈,死不瞑目,灵魂不能升上天堂,流连在人间。
西方怪物多,杀人狂、黏液,怪物,僵尸,偶尔几个写鬼魂的;对于西方那些全是实体的东西,人们更害怕没有实体的东方鬼;
中国的鬼在不同时期主打风格各异
从最早的《山海经》到干宝的《搜神记》,中国的志怪传奇中出现的大鬼小鬼基于不同的信仰各成体系,形成了蔚为大观的“鬼怪”文化。
从夏朝人们开始形成善恶观念,鬼从“人死后的灵魂”这一简单概念有了分化,做好事的成了神,带给人灾难的成了鬼。而到了商代却来了个大反转,由于鬼观念与祖先崇拜、宗庙和祭祀形式结合,祖先鬼被尊称为“帝”或“上帝”,所有国事都必须向“帝”请示后再决定。
从周朝开始,祭祖成为国家的祭祀活动,统治者开始用鬼神麻痹人民,维持自己的统治。春秋战国时期,鬼开始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开始有了自己的性格,最早的鬼魂报恩和回魂复仇便出现于此。
《左传?宣公十五年》中写道,公元前
594年的秋七月,秦桓公出兵伐晋,晋军和秦兵在晋地辅氏(今陕西大荔县)交战,晋将魏颗与秦将杜回相遇,二人厮杀在一起,正在难分难解之际,魏颗突然见一老人用草编的绳子套住杜回,使这位堂堂的秦国大力士站立不稳,摔倒在地,被魏颗所俘。
到了秦汉时期,神仙思想繁荣,鬼故事便被冷落,即便有都几乎是害人的恶鬼。到了魏晋时期道教与佛教开始盛行,鬼的种类开始变得丰富,不光有人死后变成的鬼,还有地狱里的鬼,著名的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便是在这个时候为人所熟知。
在唐宋,国民安居乐业,物质基础殷实了,鬼也开始注重上层建筑,好鬼激增,人鬼相恋。这种趋势到了明清,由于君主专制制度加强,人们便借助鬼来体现人间的真善美、假丑恶。
这个时候鬼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恶煞,也被赋予了更多复杂人性,例如《子不语》中就有“骼骸自赞” 的故事,一个官吏死后听不到别人对自己的赞美, 于是每天自言自语, 自己给自己拍马屁。中国的鬼祖先发展到这个时候已经和现代的鬼差不多了。
日本的鬼可不像恐怖片里那么高能
日本的鬼片虽然比中国恐怖片惊悚很多,但是日本的鬼本尊特点的形成却是大大受了由中国流传去的佛教和道教影响。在中古时代(794-1192)这两大教传入日本后,日本的鬼由开始的不欲现行到怪兽化成为“青面獠牙”且性格残暴的形象。
这种形象一直维持到中世时代(1185-1600),即南宋之后,才出现嘴咧到耳根的典型日本女鬼红叶,还有通常被描写成绝世美女的铃鹿御前等像人样的鬼。
印度的宗教及民间传说
扬名世界的两本印度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和《玛哈巴那达》(Mahabharata),充满的都是鬼魔妖怪的描述,就以《罗摩衍那》(梵文解作“罗摩传”)来说,它原是叙述罗摩与其妻子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但里面提到鬼神之多,叫人惊讶。我们只可以说,在印度人的眼中,一生不与鬼神打交道是完全不可思议的。人鬼神在很多情况来说,都是三而一的。
在史诗里,第一类的鬼怪灵异是地区性的灵体(locii spiritii),有正有邪,它们遍布山川河岳、花草树木,每一种类的植物均有其专有的灵体作其保护使者。此外,各动物亦有其专用的护卫使,它们亦具鬼魔的能力,代表邪恶的有寓居于兀鹰、鸟鸦和白鸽的鬼灵,但最邪恶的是“拿迦斯”(nagas),它住在地府,是死亡与智慧的掌管者。
除了宗教和文学之外,民间流传的神话故事,亦是填塞印度人鬼世界的原料,而且还是最切身的一种,自小就从父母及长辈的口中学懂了。可能正是这个缘故,印度民间神话中,有关祖先鬼魂之说,特别繁多,有的亦相当恐怖。
先人的鬼魂当然会福荫后代,但对大多数印度教徒来说,它们多数是邪恶的,有些鬼(raksasas ,yatudhanas 及 pisacas)的样子实在吓死人,它们的眼是血红色的,身体像一缕灰烟,都长了獠牙,是滴着血的,爪子则尽张。此等长相不用说,又是以食尸维生。
但最邪恶的是阿苏拉(asuras),它是万恶之王(Diti 及Danu)的儿子,也是人间一切支持邪恶、不义及死亡之人的领袖。 要给印度宗教的鬼世界描绘出来,就如要描述她的神世界一样不容易。
但从上述的阐释,我们可作如此概述: 1.鬼怪有的是彻头彻尾的邪恶,但亦有些是本性善良的,它们对人的欲望与存在有益处; 2.鬼世界异常充实,各种活物似乎都有某种鬼怪邪灵为其保护使者,因此鬼的数目十分多; 3.鬼的工作似乎与人生不愉快之事有关,或说,鬼怪是用来解释人生一切不愉快之经验; 4.宗教、文学,加上民间的神话传说,都是充满了神与鬼的活动。印度教信徒的心灵空间可说 无处没有或善或恶的灵体。
西方人则对吸血鬼情有独钟
与中国成系统的鬼们不一样,西方的鬼则各自为阵,这其中包括狼人、吸血鬼、丧尸、精灵等等,而吸血鬼又是众多鬼怪中深深植根于西方文化并且泛滥其中的。
最早的吸血鬼原型记载于《圣经》之中。当亚当和夏娃被上帝诅咒,并驱逐出伊甸园之后,生下亚伯和该隐。由于上帝独独垂青亚伯的祭品,该隐嫉妒弟弟亚伯并拿石头砸死亚伯。上帝于是诅咒该隐:“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上帝将他驱逐到黑暗的荒野,但承诺他永不会死。该隐在荒野遇见他父亲的第一任妻子莉莉丝。莉莉丝将自己的血给该隐喝,而该隐学会了利用鲜血而使用魔法和力量,成为了吸血鬼始祖。
在基督教盛行的西方,吸血鬼的形象便如此早地驻扎在人们心中。而关于吸血鬼的迷信真正形成风气是在14世纪,当时欧洲瘟疫流行,这致死的传染病让人们恐惧不已,甚至将病者在尚未确定生死前就仓促掩埋,这些人临终时痛苦挣扎、肢体流血甚至自我吞食,这些特点正好符合人们对吸血鬼的幻象,并借助人们的恐慌快速蔓延。
此时教会开始公开承认吸血鬼的存在,而自此之后,不同宗教教派之间的互相攻击和迫害,使得吸血鬼都曾经作为强加给对手的罪名,也强化了吸血鬼这一恐怖形象。
不过,当代的吸血鬼早已经从18、19世纪的恶魔形象转化成一个具有人性、情感丰富而又值得同情的形象。现代人对吸血鬼的认识多来源于爱尔兰作家布莱姆?斯托克1897年的小说《德古拉》,苍白嗜血、恐惧阳光、长生不死的鲜明特征开始确立,成为欧洲文化的一个符号并普及到艺术领域。在近年流行的《暮色》系列影片,高富帅的趋势一发不可收拾,与吸血鬼谈恋爱,成了一种很能令少女期待的事情。
看东方的恐怖鬼片的时候总是觉得不过瘾,陈述铺垫半天,全程精神紧绷,眼见着就要跟鬼正面交锋的时候,往往这时候电影黑幕结束戛然而止。每当到这个时候,总会让人觉得这什么鬼,它这样要怎么把我弄死?让人觉得大不过瘾,带来的惊吓反而比较多。
东方恐怖片常是以单个白衣长发,绝对不会有卷发,女人,脸色惨白,常无血迹----东方文化含蓄,强调内心善良与道德,且以阴性为主,强调内心的谴责。
日本
恐怖之最,无明显逻辑,但又一线千里,循环无期,没有结果-----日本岛国心态,兼具侵略与内婉,整齐规例与突破常规为一体。
韩国
讲究情节,而且故事比较完整,一般以居家生活为背景,真实,但是容易忘记,韩国强调家庭观念。
内地
内地无恐怖片----中国人心理过于含蓄,不忍心吓自己的同胞,往往不正常情绪得不到发泄
港台
由于影星面孔熟悉,故事较符合中国国情,没有太大创意----原为殖民地,要复制,要服从。
看西方的恐怖鬼片的时候更多的就是无趣了,这些鬼怪、怪物除了出现的突然一点,外表更加强壮厉害一点,又不任何讲道理外,和那些警匪片枪战片里面的反派本质上也没啥大的区别。
西方恐怖片常以大规模血腥场面为主,血肉常模糊,脑浆常飞溅----西方文化张扬,强调视觉冲击力,强调整体命运的丧失。
东方片遵循因果报应,个人恩怨前世今生——东方文化历史悠久,人脉深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西方片常普及全人类,涉及高科技,病毒变异为首选——西方的英雄主义拯救全人类的童话,西方以高科技,投资雄厚作为基础,自然场面宏大。
出现冤情的属于东方片;科学家、教授出场的肯定是西方片。东方重视人神合一,西方则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现在的很多恐怖片如果能结合东方鬼和西方鬼的优点,吓你不偿命的同时还能让你看的酣畅淋漓,那就非常棒了。
说到这了估计很多人就不得不想到这么一部片子了——《林中小屋》,有人给他的评价是“总的感觉就像是导演在一章一章的看一本叫《好莱坞恐怖片拍摄指南》的书,边看边笑,最后把书一合,把它拍在了你的脸上”。喜欢恐怖片但还没看过的小伙伴推荐你去看一看,绝对值得一看。
东西方在鬼神的观念上,有不小的差距。
关于鬼
严格地说,西方没有东方这种鬼的概念,所谓西方的吸血鬼之类的,并不是东方鬼相同的概念。
东方的鬼,是指人死亡以后的形态,鬼生活在一个和阳世平行的阴间。鬼在阴间生活和阳世无异。更重要的是,鬼在阴间生活是永远不变的。
顺便说一下,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带入了六道轮回观念,说人死后再重新投胎成为人。但佛教中没有和鬼相类似的概念,所谓地狱道和饿鬼道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
西方有灵魂观念。但灵魂不是鬼,灵魂和鬼的一个主要区别在于,鬼在阴间可以自由生活,而灵魂什么也不能干,只能等待上帝在末日到来的时候接受审判,然后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完全看上帝的意思了。
所以,西方的灵魂观念还是认为灵魂是一个过渡形态,而不像东方的鬼是一个永恒的形态。
大体就是这些。

2019-04-15 | 热度 2℃ 全部文章 | Tags:

网站分类